标题    全文    标题或全文  |   精确查询    模糊查询
标题:
全文:
制定机关:
全部
文号: 例如:国税发 2009 2号
公布日期:
格式:YYYY-MM-DD,例如:2015-07-06
施行日期:
格式:YYYY-MM-DD,例如:2015-07-06
主题分类:
全部
效力等级:
全部
搜索 清空
2021年度上海法院金融商事审判情况通报
属性标签

  

2021年度上海法院金融商事审判情况通报

  2021年是上海“十四五”开局之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进展顺利,金融服务功能持续增强,金融改革开放持续深化,金融生态持续改善,全球资源配置功能持续提升,金融中心的国际地位进一步稳固。上海法院始终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法治思想,紧紧围绕服务保障国家金融战略顺利实施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中心任务,依法履行审判职责,积极引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为金融业扩大开放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营造了良好的金融司法环境。现将2021年度上海法院金融商事审判情况作如下通报。

  

一、金融商事案件基本情况

  (一)金融商事案件收、结案情况

  2021年,上海法院共计受理一审金融商事案件197,484件,同比上升10.16%,审结197,090件,同比上升10.18%(图一);一审案件同期结案率提升至99.80%。

image.png

  共受理二审金融商事案件3,348件,收案数量为近五年来最高。共审结二审案件3,138件。

  在结案方式上,2021年一审金融商事案件调撤率为29%,与2020年基本持平。二审案件调撤率为12.14%,同比上升2.88个百分点。申诉率为0.07%,同比有所下降。

  (二)收案标的金额情况

  2021年上海法院受理的一审金融商事案件标的总金额为人民币1,999.20亿元(以下货币单位同),同比上升10.7%(图二),原因是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及与融资有关的衍生案件数量大幅增长,从而带动了案件标的总金额的上升。

image.png

  类案方面,收案标的金额排在前三位的案件类型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882.25亿元,同比上升35.52%,占标的总金额的44.13%,占比同比上升8.09个百分点;融资租赁合同纠纷193.62亿元,同比下降1.51亿元,占标的总金额的9.7%,占比同比下降1.1个百分点;保证合同纠纷136.84亿元,是2020年的3.6倍,占标的总金额的6.84%(图三)。其他标的金额较大的主要案件类型有: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91.22亿元、营业信托纠纷64.72亿元、信用卡纠纷63.42亿元、公司债券交易纠纷46.40亿元。传统类型金融商事案件中,票据类纠纷24.24亿元、保险类纠纷30.95亿元。其中,保险类纠纷案件标的额达到2020年的4.42倍,主要原因是保证保险合同纠纷的案件数量出现大幅增长,从2020年的364件上升至833件,标的金额也随之从2020年的1.56亿元猛增至12.41亿元。

image.png

  (三)案件类型分布情况

  2021年全市法院一审收案数量排名前五位的案件类型是:金融借款合同纠纷82,764件,同比上升达92.6%;信用卡纠纷73,991件,同比下降近30%;融资租赁合同纠纷23,034件,同比上升26.27%;保险类纠纷8,406件,同比上升74.72%;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4,385件,同比上升35.21%,上述案件类型分别占一审收案总数的41.7%、37.46%、11.66%,4.26%以及2.22%,合计占比97.3%(图四)。此外,上海金融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上海金融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第一条第(三)项的规定,裁定受理了该院成立以来首起商业保理公司申请破产清算案件,法院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的规定,结合金融机构破产案件的审理特点,推动该起破产清算案件的审理,依法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

image.png

  (四)一审案件区域分布情况

  上海法院受理的一审金融商事案件体现较为明显的区域性特征,浦东新区地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核心区,金融机构聚集效应显著。2021年,浦东新区法院受理金融商事案件46,486件,位居全市基层法院首位,占全市基层法院受理一审金融商事案件的24.17%。收案数排在前五位的法院是浦东法院、静安法院、闵行法院、黄浦法院以及长宁法院。目前,浦东、黄浦、静安、虹口四家基层法院审理的一审金融商事案件已占全市基层法院的57%,金融审判专业化体系对金融商事案件的集约化、高效审理的效应明显。

image.png

  

二、金融商事案件特点

  (一)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数量大幅增长

  2021年上海法院受理的金融案件格局发生了比较明显的变化,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数量首次居于首位,其原因主要是放贷机构根据金融风险防控的要求,进一步严格了贷款管理并加大了催收力度,借款合同中的贷款加速到期或者交叉违约条款触发,导致借款合同从订立到启动诉讼的周期大幅缩短,密集进入违约处置阶段。此外,与金融借款合同相关的衍生合同所引发的案件也能从侧面反映出这一趋势,例如,2021年受理的保证合同纠纷数量同比虽然变化不大,但是标的金额却从2020年39.6亿元猛增至136.84亿元;再如,2021年受理的保证保险合同纠纷案件数量从2020年的364件猛增至833件,案件标的金额也从1.5亿元增长至12.4亿元。

  (二)金融政策对金融纠纷案件的传导效应日趋明显

  金融政策对金融市场主体的交易行为导向作用显著。一是在融资领域,金融机构积极贯彻落实金融风险防控各项机制,不断加强借款人的资信审核及授信额度管理,严格实施贷后管理。从法院受理的融资类纠纷案件标的来看,2019年至2021年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以及小额借款合同纠纷三类案件的单起案件平均标的金额呈明显下降趋势(图六),一定程度上体现出金融风险防控措施的有效落实。二是在金融消费者保护领域,中国银保监会不断加大对信用卡持卡人,特别是开通信用卡现金分期业务的持卡人的保护力度,对部分商业银行在信用卡现金分期业务中的违规行为进行了处罚。在此背景下,信用卡纠纷案件的单起案件平均标的金额从2019年的15.22万元降至2021年的8.57万元。随着全面加强对信用卡分期业务规范管理,预计未来法院受理的信用卡纠纷案件的数量及标的金额可能会呈继续下降趋势。三是在资管领域,在“资管新规”过渡期内,资管机构对存量资管产品清理的力度加大,在“打破刚兑”、禁止多层嵌套、压实管理人责任的监管政策导向下,法院审理的资管类纠纷案件中,投资者适当性、以“差额补足协议”为代表的各类增信措施的法律性质和法律效力、退出及清算启动程序、资管产品的估值方法、怠于清算情形下的责任认定及损失赔付、资管机构在通道业务中的权利义务等法律问题往往成为当事人的争议焦点。四是与地方金融交易场所有关的纠纷案件仍有发生。目前,地方金融资产交易场所的清理整顿工作基本完成,但部分企业通过地方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发行的“定向融资工具”或“债权融资计划”等金融产品所引发的案件仍时有发生,由于涉案发债主体、交易场所均不位于上海,存在案件管辖、发行产品合法性等诸多法律争议问题,法院审理难度较大。

image.png
分享
划线
批注
分享
投稿
划线
选择文字与已标注内容“本法所称广告代言人
重复,继续标注将覆盖上次标注内容
是否继续?
微信“扫一扫”
法信App“扫一扫”
操作提示
对不起,您未登录或没有权限,不能进行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