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全文    标题或全文  |   精确查询    模糊查询
标题:
全文:
期刊名称:
全部
作者:
作者单位:
关键词:
期刊年份:
全部
期号:
学科分类:
全部
教育机构侵权责任的确定
曾祥龙
《人民司法(应用)》2015年17期
教育机构责任纠纷作为第三级案由,在《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第九部分侵权责任纠纷项下被单独列出来,体现出该责任类型的特殊性。笔者认为,教育机构责任纠纷案由下的教育机构责任专指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以及第四十条中规定的在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以及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受到人身损害且教育机构存在过错时,教育机构应当承担的侵权责任。教育机构的侵权责任显然不止上述情形,在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作为学生在校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以及特殊侵权类型中致教育机构内学习、生活的学生人身损害时,教育机构仍需依法律规定承担相应责任,只不过此时涉诉案由应为人格权纠纷案由下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或其他特殊侵权类型的案由。本文为与侵权责任法的规定相一致,将探讨的范围限制在教育机构责任纠纷案由下的教育机构责任上。

  一、教育机构责任性质之厘定

  厘定教育机构的责任性质,是界定教育机构责任范围的基础。所谓教育机构责任性质,即教育机构该对其学生受人身损害负担何种性质的责任。教育机构责任源于教育机构对其学生负担的义务,对该义务的性质,学界有监护义务说、合同义务说、安全保障义务说以及安全保障义务与合同义务竞合说等不同学说,笔者认为,教育机构责任是一种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

  2002年教育部发布并于2010年12月在侵权责任法颁布实施后修改的《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第七条明确规定学校除法律有规定或依法接受委托承担相应监护职责的情形外,对未成年学生不承担监护职责,故教育机构的监护义务被否定,教育机构责任性质上不是监护责任。教育机构对于学生的职责主要来自教育法教师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规定,其内容是法定的教育、管理、保护义务,侵权责任法在第三十七条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之后,连续三条对教育机构责任进行规定,可解读为对教育机构安全保障义务的确定。该安保义务即为该三条规定的教育、管理职责,该义务的违反是教育机构责任承担的基础。该三条将教育机构与其他教育机构并列表述,有学说认为,其他教育机构与学生之间是一种新型的合同关系,学生为接受教育机构的教育而付费进入教育机构学习,故教育机构与学生之间成立教育服务协议,据此扩张其他教育机构对学生的义务内容。笔者认为,其他教育机构应指取得办学资质的私立教育机构,其对学生的义务内容与普通教育机构的义务内容不应具有差异。

  市场经济条件下,教育与市场的结合使得教育机构的类型已突破传统的公立教育机构一家独大的局面,教育机构的性质和功能不再单一化。相较于公立教育机构,私立教育机构的收费、教学模式以及教学内容都有着很大的不同,它对学生的教育管理义务是否如上述有学说认为的是一种合同义务呢?笔者认为,私立教育机构与公立教育机构承担同等的义务是恰当的。首先,从法律规定看,民办教育促进法五条明确规定,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且侵权责任法教育法等法律也是将其他教育机构与通常的学校并列表述的,因此,其对于学生的职责不应有所差异;其次,无论家长或学生自身出于何种考虑让受教育者前往私立教育机构学习、生活,其根本目的仍是接受教育,而非人身安全的托管;再次,私立教育机构的资金来源于非国家财政性经费,且国家禁止以营利为目的举办私立教育机构,因此民间资金对私立教育机构的发展发挥着支撑作用,过于加重其责任显然不利于鼓励民间资金进人教育领域。此外,国家鼓励和支持私立教育机构的发展,禁止歧视对待私立教育机构,同等对待其他教育机构负担的职责也是国家政策的要求。本文探讨的教育机构责任性质上属侵权责任,即便教育服务合同成立,且有关于其他教育机构对学生人身安全保障义务等方面的约定,对其中超出法定教育机构教育、管理职责的约定,可视作其他教育机构对加重自身责任的确认,根据契约自由之精神,认定其合法有效并无不当。在此情形下,学生遭受人身损害时,可能导致教育机构侵权责任与合同责任竞合的状况发生;认定教育机构侵权责任,其教育、管理职责仍应以法律规定的标准为限,对于教育机构未尽合同约定的教育管理、职责的违约责任,权利人可根据教育服务合同的约定进行主张,但将教育机构责任的性质认定为合同责任显然有悖于立法意旨,故本文探讨的教育机构义务应将其中的合同义务剔除。

  综上,教育机构责任应是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其中的安全保障义务即法律规定的教育、管理以及保护职责。根据《办法》五条第二款规定,学校应当针对学生年龄、认知能力和法律行为能力的不同采取相应的内容和预防措施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管理和保护,故该职责并不与教育机构的性质相关联,而取决于受教育者的年龄、认知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

  二、教育机构侵权责任归责时应注意的两个问题

  教育机构责任承担的前提是特定主体人身损害的发生,归责原则适用过错责任原则。

  (一)损害的发生

  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决定》(法[2011]41号)对《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修改出台以前,理论研究和立法中多使用中小学校在学生伤害事故中的民事责任这一概念,可以推知,教育机构责任承担的前提是人身损害的发生,学生财产损失不在教育机构承担责任的范围之内,侵权责任法关于教育机构责任的规定中,也明确了损害仅限于人身损害。笔者认为,教育机构对学生的安全保障义务当然及于其在校期间的财产,故对该损失可依据侵权责任法三十七条关于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之规定进行主张。本文讨论的教育机构责任是针对学生人身损害产生的,对于因财产损害引起的相关教育机构责任不在本文讨论范围。确定由教育机构承担责任的学生人身损害,须着重把握以下两个方面的内容:

  1.遭受人身损害的主体须是教育机构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或无民事行为能力学生。教育机构责任的承担,前提是其与受害学生之间建立起教育、管理之关系,因此,教育机构内学生遭受人身损害,是教育机构侵权责任承担的基础,对于非教育机构内的人员在教育机构内玩耍、自习、生活等遭受的人身损害,不依教育机构责任归责原理追究教育机构责任。此外,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对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学生遭受的人身损害,不适用教育机构责任归责原则,教育机构责任只针对教育机构内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学生,具体而言,无民事行为能力学生除了指不满10周岁的未成年学生外,还应包括10周岁以上智障学校等教育机构中完全不能辨认自己行为后果的受教育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学生也不仅指10周岁以上未成年学生,还应包括18周岁以上智障学校等教育机构中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后果的受教育者。
微信“扫一扫”
法信App“扫一扫”
操作提示
对不起,您尚未登录,不能进行此操作!
关联法条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