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全文    标题或全文  |   精确查询    模糊查询
标题:
全文:
案号:
案由:
全部
案例来源:
全部
审理法官:
公诉机关:
全部
当事人:
不利因素:
全部
裁判时间:
格式:YYYY-MM-DD,例如:2015-07-06
附带民事赔偿:

恶意取得并行使商标权的行为不受法律保护

————王碎永与深圳歌力思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案例要旨

  当事人违反诚实信....(您当前的权限无法查看该内容)

 

案例正文


王碎永与深圳歌力思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民提字第2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深圳歌力思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夏国新,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徐进,该公司法律顾问。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王碎永。

  委托代理人:应振芳,浙江君安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尊峰,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杭州银泰世纪百货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沈国军,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亢楠楠,该公司法务部总经理助理。

  委托代理人:王莉,该公司法务部助理。

  再审申请人深圳歌力思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歌力思公司)、再审申请人王碎永及一审被告杭州银泰世纪百货有限公司(简称杭州银泰公司)因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浙知终字第2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3年11月30日作出(2013)民申字第1320号民事裁定,决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2月12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再审申请人歌力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进,再审申请人王碎永及其委托代理人应振芳、胡尊峰,一审被告杭州银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亢楠楠、王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2年3月7日,王碎永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王碎永长期从事女包生产和销售,一直使用“歌力思”作为女包的品牌。歌力思公司明知王碎永拥有第4157840号“”商标(简称第4157840号商标)、第7925873号“歌力思”商标(简称第7925873号商标),仍在女包等商品上使用王碎永的上述注册商标,其侵权范围广、数量大,严重损害了王碎永的合法权益。杭州银泰公司销售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综上,歌力思公司与杭州银泰公司的行为构成对王碎永享有的第4157840号、第7925873号商标权的侵害,请求法院判令:一、歌力思公司与杭州银泰公司停止侵权;二、歌力思公司与杭州银泰公司消除影响并负担费用在《中国企业报》和歌力思公司网站首页上连续15日刊登声明,声明内容为:使用在手提包等商品上的“歌力思”商标属于王碎永所有,歌力思公司在手提包等商品上使用“歌力思”商标属侵权行为;三、歌力思公司赔偿王碎永人民币600万元;四、歌力思公司承担王碎永维权的合理费用人民币11万元;五、本案诉讼费由歌力思公司与杭州银泰公司承担。

  歌力思公司辩称:一、歌力思公司是注册于第25类商品上的第1348583号“歌力思”商标权人,歌力思公司取得上述权利的时间早于第7925873号商标核准注册的时间,且王碎永公证购买被诉侵权商品的歌力思公司店铺的开设时间均在王碎永申请注册涉案商标之前。二、歌力思公司在第18类女式手袋上使用的是第4225104号“ELLASSAY”注册商标,在吊牌上标注中文品牌“歌力思”并不是作为商标使用,且在被诉侵权商品的显著位置(内壁、外壁、拉链头、扣丁)均没有使用“歌力思”标识而只是使用“ELLASSAY”注册商标。三、歌力思公司从1995年起从事女装设计、生产和销售,在全国各地大中型城市均有专卖店、专柜或加盟店,这些店铺将“ELLASSAY”商标作为主商标使用,均以女装销售为主,其中有少量商品是作为配饰商品用于服装搭配,相关公众不可能对此与王碎永销售的商品产生混淆或误认。四、王碎永恶意抄袭、复制歌力思公司已有十六年历史并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晓的、享有较高声誉的第1348583号“歌力思”商标,其恶意注册和使用第7925873号商标的行为将直接误导公众,致使歌力思公司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王碎永恶意提起本案诉讼,侵犯了歌力思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等合法利益。综上,请求法院驳回王碎永的全部诉讼请求。

  杭州银泰公司辩称:杭州银泰公司与歌力思公司签订联营专柜合同,并提供场地给歌力思公司设置专柜经营商品。杭州银泰公司一直遵守合同并履行合同项下义务,并未侵害王碎永的商标权,其诉讼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理由如下:一、歌力思公司使用“歌力思”商标的行为不构成侵权。二、杭州银泰公司没有实施侵权行为且无过错。杭州银泰公司与歌力思公司之间为联营关系,杭州银泰公司并未销售被诉侵权商品,销售者是歌力思公司,且杭州银泰公司已经对歌力思公司销售的商品尽到了合理的注意和审查义务。三、即使歌力思公司的侵权行为成立,承担侵权责任的也应为歌力思公司。四、王碎永要求杭州银泰公司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的法律责任于法无据。综上,请求法院驳回王碎永的诉讼请求。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

  一、第7925873号商标的注册人为王碎永,注册有效期自2011年6月21日至2021年6月20日,核定使用商品(第18类):仿皮;钱包;手提包;旅行包(箱);护照夹(皮革制);兽皮(动物皮);皮带(马具);背包;公文包。

  第4157840号商标的注册人亦为王碎永,注册有效期自2008年6月28日至2018年6月27日,核定使用商品(第18类):手提袋;钱包;公文包;公文箱;皮帽盒;卡片盒;(动物)皮;乐谱盒;背包。2012年8月16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就申请人深圳市歌力思服饰设计有限公司对该商标的异议复审申请发出商标评审申请受理通知书。

  二、根据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公证处出具的(2011)浙杭钱证民字第7318号、第7317号、第7316号公证书,应王碎永申请,该公证处公证员李冰与工作人员王宇航会同王碎永的委托代理人应振芳于2011年9月26日上午,进行了如下证据保全事项:在杭州市银泰百货庆春店三楼标有“ELLASSAY”字样的专柜,应振芳以2682元的价格购包一个,并取得货物名称为歌力思包、盖有“杭州银泰世纪百货有限公司发票专用章”的机打发票一张;在杭州市银泰百货武林店三楼标有“ELLASSAY”字样的专柜,应振芳以1881元的价格购包一个,并取得货物名称为ELLASSAY包、盖有“浙江银泰百货有限公司发票专用章”的机打发票一张;在杭州市银泰百货西湖店A区四楼标有“ELLASSAY”字样的专柜,应振芳以3116元的价格购包一个,并取得货物名称为箱包、盖有“杭州银泰百货有限公司发票专用章”的机打发票一张。上述所购之包均为女式手提包,吊牌上均显示“品牌中文名:歌力思,品牌英文名:ELLASSAY”。王碎永支付公证费5700元。

  根据江苏省南京市钟山公证处(2011)宁钟证经内字第5762号公证书,2011年10月11日下午,该公证处公证员李建、公证人员刘琨现场监督王碎永实施了如下证据保全行为:王碎永在南京市东方商城三楼标有“ELLASSAY”字样区域,以2534元的价格购得一只皮包,并取得品名为歌力思包的盖有“南京东方商城有限责任公司发票专用章”的机打发票一张。该皮包吊牌上显示“品牌中文名:歌力思,品牌英文名:ELLASSAY”。王碎永于同日支付公证费2000元。

  根据上海市东方公证处(2011)沪东证字第21029号公证书,应王碎永的申请,2011年10月12日上午,该公证处公证员黄欣、工作人员虞颖超与王碎永在位于上海市肇家浜路1000号的汇金百货三楼以1980元的价格购包一个,并取得盖有“上海汇金百货有限公司发票专用章”的发票一张。该皮包吊牌上显示“品牌中文名:歌力思,品牌英文名:ELLASSAY”。王碎永于同日支付公证费2500元。

  根据福建省福州市公证处(2011)榕公证内民字第13012号公证书,2011年10月19日上午,该公证处公证员梁国华、陈莉莉及王碎永在位于福州市八一七北路福州东百百货四楼歌力思女装专柜,以2682元的价格购买一款女式手提包,并取得品名为包、盖有“福建东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票专用章”的商业零售普通发票。该皮包吊牌上显示“品牌中文名:歌力思,品牌英文名:ELLASSAY”。王碎永于同日支付公证费900元。

  根据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公证处(2011)湘长证民字第6315号公证书,2011年10月24日,该公证处公证员祖千里、工作人员陈姿颖及王碎永在位于长沙市黄兴中路27号王府井百货三楼一间悬挂ELLASSAY字样的门店内,以2412元的价格购买一女士皮包,并取得品名为歌力思包、盖有“长沙王府井百货有限责任公司发票专用章”的机打发票一张。该皮包吊牌上显示“品牌中文名:歌力思,品牌英文名:ELLASSAY”。王碎永于同日支付公证费1500元。

  根据湖北省武汉市洪兴公证处(2011)鄂洪兴内证字第4648号公证书,2011年10月25日下午,该公证处公证员李安枝、工作人员刘齐及王碎永在位于武汉市洪山区珞瑜路6号群光广场3楼的歌力思专柜以2592元的价格购买了女式手提包一个,并取得商品名称为歌力思包、盖有“群光实业(武汉)有限公司发票专用章”的机打发票一张。该皮包吊牌上显示“品牌中文名:歌力思,品牌英文名:ELLASSAY”。同日,王碎永支付公证费900元。

  根据北京市海诚公证处(2011)京海诚内民证字第07274号公证书,2011年10月26日,该公证处公证员李戈苏、工作人员王洋现场监督王碎永实施了如下证据保全行为:王碎永从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西路38号双安商场二层歌力思专柜以1512元的价格购买了“歌力思”女士皮包一个,并取得盖有“北京王府井百货集团双安市场有限责任公司发票专用章”的手工发票一张。皮包吊牌上显示“品牌中文名:歌力思,品牌英文名:ELLASSAY”。同日,王碎永支付公证费2600元。一审庭审中,打开该公证处封存的被诉侵权产品,可见该被诉侵权产品的外包装袋、产品内部及其中的一吊牌显示的标识均为ELLASSAY加三撇图形。

  根据广东省广州市南方公证处(2011)南公证内字第46459号公证书,2011年11月14日,该处公证员高怡南、公证员助理李舒及王碎永在位于广州市越秀区北京路295号广百百货新翼三楼歌力思专柜,以2682元的价格购买了皮包一个,并取得品名为包、盖有“广州市广百股份有限公司发票专用章”的机打发票一张。王碎永支付公证费2600元。

  根据广东省深圳公证处(2012)深证字第20103号公证书,2012年2月16日,该处公证员成熙、工作人员苏鹏在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华强茂业百货二楼歌力思专柜,以2356元的价格购买皮包一个,并取得商品名称为歌力思包、盖有“深圳市茂业东方时代百货有限公司发票专用章”的机打发票一张。王碎永于同日支付公证费2000元。

  三、2007年4月17日,王碎永以个体工商户的身份,成立广州市白云区三元里休歌皮具商行,该企业的经营范围:批发、零售皮革制品。该企业因经营不善于2011年6月17日注销。

  四、深圳市歌力思服饰设计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11月18日,2011年5月9日,该公司更名为深圳市歌力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歌力思服装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6月8日,2011年11月4日,该公司更名为歌力思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即本案中的歌力思公司)。深圳市歌力思服饰设计有限公司为本案歌力思公司的股东(发起人)之一。

  第1348583号“歌力思”商标的注册人为深圳市歌力思服饰设计有限公司,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5类的衬衣;服装;皮衣(服装);裤子;裙子;内衣;童装;大衣;睡衣;外套,有效期限自1999年12月28日至2009年12月27日。2008年12月18日,深圳歌力思服装实业有限公司受让取得第1348583号“歌力思”商标。2009年11月19日,该商标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自2009年12月28日至2019年12月27日。2012年3月1日,该商标经核准变更后的注册人为歌力思公司。

  第4225104号“ELLASSAY”商标注册人为深圳歌力思服装实业有限公司,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8类的(动物)皮;钱包;旅行包;文件夹(皮革制);皮制带子;裘皮;伞;手杖;手提包;购物袋。注册有效期限自2008年4月14日至2018年4月13日。

  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出具给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证明载明:歌力思公司是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单位,是一家集设计、生产、营销为一体的大型企业。其品牌“ELLASSAY(歌力思)”在行业中具有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2008年入选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品牌价值达8.9亿元;2010年,在《福布斯》中国潜力企业榜中首度上榜列22位,成为唯一入选榜单的女装品牌。

  五、歌力思公司与杭州银泰公司自2008年11月起即存在联营专柜合同关系,歌力思公司在杭州银泰公司设专柜经营其生产的注册商标为“歌力思”与“ELLASSAY”的女装。歌力思公司向杭州银泰公司提供了其经营产品的相关商标证明,并在双方签订的合同中承诺确保其专柜销售商品的质量、计量、物价及标识等符合我国产品质量法商标法等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及各类标准的要求。2012年4月,歌力思公司向银泰百货(集团)有限公司出函承诺:如本案导致杭州银泰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或遭致任何其他损失均由其承担。

  一审庭审中,杭州银泰公司称歌力思公司在其商场专柜中的包只是作为摆设,在摆放商场的一年多时间里,仅王碎永购买了1只,没有第2只销售记录,歌力思公司认可杭州银泰公司销售的被诉侵权商品系其提供。

  六、2011年9月14日,王碎永为本案诉讼支付浙江君安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费5万元。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讼主张,本案争议焦点在于:一、歌力思公司与杭州银泰公司是否侵害王碎永的商标权;二、如歌力思公司侵权事实成立,其应赔偿王碎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的数额。

  关于焦点一。王碎永系本案所涉第7925873号、第4157840号商标注册人,现该两商标尚在注册有效期限内,根据2013年修正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三条第一款之规定,王碎永享有的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歌力思公司在其手提包商品的吊牌上标注“品牌中文名:歌力思”标识的行为应认定为将该标识作为商标在商品上的使用,歌力思公司关于被诉侵权商品吊牌上的“歌力思”字样是作为字号使用而不是作为商标使用的抗辩主张不能成立。经庭审比对,被诉侵权商品使用的“歌力思”商标与王碎永第7925873号商标的中文文字完全一致,为相同商标,被诉侵权商品所使用的“歌力思”商标与王碎永第4157840号商标构成近似商标。因本案被诉侵权的女式手提包与王碎永第7925873号、第4157840号商标核定使用的手提包、手提袋属相同种类商品,被诉侵权商标“歌力思”与第7925873号商标相同、与第4157840号商标相近似,极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且歌力思公司与杭州银泰公司无法证明在生产、销售的被诉侵权商品上使用“歌力思”商标已经获得王碎永的许可或授权,歌力思公司未经许可擅自使用与第7925873号商标相同、与第4157840号商标近似商标的行为侵害了王碎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杭州银泰公司销售上述商品的行为亦构成对上述商标专用权的侵害。王碎永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依据并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予以支持。歌力思公司关于王碎永恶意注册和使用涉案商标的抗辩主张依据不足,不能成立。

  关于焦点二。根据商标法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之规定,因王碎永没有提供其因侵权所受损失或歌力思公司因侵权所获利益的相关证据,且其主张的计算方式并无依据,故一审法院根据歌力思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程度,并结合被诉侵权商品的销售数量、价格以及涉案商标知名度等因素,对歌力思公司应赔偿王碎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的金额酌情予以确定,对其中的合理部分予以支持。同时,一审法院还注意到与确定本案赔偿金额相关的如下事实:一、歌力思公司为第1348583号“歌力思”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经歌力思公司及其关联企业在长期经营使用中所累积的商誉和品牌知名度远高于王碎永请求保护的涉案注册商标;二、被诉侵权商品除吊牌上标注“品牌中文名:歌力思”外,在商品的外包装、商品内的醒目位置及其它吊牌上均标注了歌力思公司在该类商品上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ELLASSAY”商标;三、杭州银泰公司关于歌力思公司在其商场专柜中的包仅作为专柜摆设,在摆放一年多时间里只有一只销售记录的陈述;四、王碎永在本案中仅提供了使用涉案商标的实物样品,并未提供其他实际使用的证据;五、王碎永为本案诉讼支付的律师代理费、公证保全等相关费用。
分享到微信
微信“扫一扫”二维码,即可分享链接
操作提示
对不起,您未登录或没有权限,不能进行操作!